?

最新演出動態PERFORMANCE INFORMATION

重磅開票&快搶早鳥 | 若你也彷徨、孤獨,渴望沖破現實的藩籬,那就和“莫非”約頓酒!

莫非如此,莫非如此?莫非如此!
克里斯蒂安·陸帕導演戲劇作品
《酗酒者莫非》(歐洲巡演版)
今日重磅開票
1月3日10:00——1月10日10:00
早鳥專享

購680/580/380元票檔 立享8折優惠


史鐵生

關于一部以電影作舞臺背景的戲劇之設想

史鐵生,中國文學界的中堅人物。對于很多讀者來說,閱讀史鐵生就是在親近人文精神、探尋文學真諦、接受精神洗禮。

史鐵生將文學分為三種類型:純文學、嚴肅文學、通俗文學。嚴肅文學側重于社會、政治、階級層面,通俗文學主要為人的娛樂需要而產生,純文學則面對著人本的困境,“譬如對死亡的默想、對生命的沉思,譬如人的欲望和實現欲望的能力之間的永恒差距,譬如宇宙終歸要毀滅那么人的掙扎奮斗意義何在等等,這些都是與生俱來的問題……在探索一條屬于全人類的路”。史鐵生認為三種文學各有價值,各有存在的必要。但顯然他更看重的是純文學,而他所堅持的也正是純文學之路。他將人本的困境看作寫作的起點,也是維系寫作激情的源泉。在他看來,寫作就在于看出了生活的荒誕、生命的困境,而力圖“為生存尋找更美的理由”,只有將生存這件事想深想透了,才能更好地活著,也才能更好地寫作。

1996年7月,第四期的《鐘山》雜志發表了史鐵生的《關于一部以電影作舞臺背景的戲劇之設想》,這是史鐵生生前唯一一部以劇本體寫就的中篇小說,以非常先鋒的方式講述一個酗酒者跟一只耗子聊他的童年、父母、前妻以及他生活中的種種遭遇。為什么史鐵生要寫一部以電影為舞臺背景的戲???

史鐵生在小說中這樣寫道:“每個人都是孤零零地在舞臺上演戲,周圍的人群全是電影——你能看見他們,聽見他們,甚至偶爾跟他們交談,但是你不能貼近他們,不能真切地觸摸他們。當他們的影像消失,什么還能證明他們依然存在呢?唯有你的盼望和你的恐懼……”。這可能是史鐵生對人生的感悟——一個人在演戲,周圍的人在演電影,舞臺上演戲的人和電影里演戲的人之間是無法溝通的。

作者筆下的主人公,穿梭于各個不同的時空領域,并由此形成了一系列的人物“對話”關系。作為專注于純文學創作的作家,史鐵生當然不屑于以此制造消遣和娛樂,而是面對著人本困境,探索一條超越困境之路。

史鐵生本人表示:“我相信,這東西不大可能實際排演和拍攝,所以它最好甘于寂寞在小說里……直接原因可能是資金及一些技術性問題。但難于排演和拍攝的根本原因在于:這樣的戲劇很可能是上帝的一項娛樂,而我們作為上帝之娛樂的一部分,不大可能再現上帝之娛樂的全部。


克里斯蒂安·陸帕 

《酗酒者莫非》

難,確實。但舞臺就是個造夢的地方,總是能將“不可能”變為“可能”。歐陸戲劇界的巨人、波蘭國寶導演克里斯蒂安·陸帕把史鐵生的設想搬上了舞臺。

《酗酒者莫非》改編自史鐵生作品《關于一部以電影作舞臺背景的戲劇之設想》,自2017年首演至今已經上演近30場,足跡遍布北京、天津、上海、哈爾濱、廣州等城市,所到之處皆是好評。作為國家藝術基金2016年度資助項目,《酗酒者莫非》曾狂攬2017年第七屆國際戲劇“學院獎”最佳劇目、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2018年第二屆華語戲劇盛典“最佳男主角”獎。相繼作為上海國際藝術節、北京老舍戲劇節、廣州藝術節、廈門兩岸藝術節參演劇目在全國各地大放異彩。

陸帕表示,史鐵生的著作很特別,非常有個人感情色彩?!?strong style="outline:0px;">我認為史鐵生是借用酒鬼批判社會中的幻想和虛假,這些虛假基于我們不太愿意去面對周圍的真實。史鐵生選擇酒鬼這個形象,是想借酒說出清醒時不愿說的話。殘疾與酗酒,某種程度上是同等的,每個人內心都有殘疾,精神上的殘疾讓人與社會隔離。史鐵生是借酗酒者說自己的話,我們習慣不重視酒鬼的醉話,認為是一大堆無意義的話,但恰恰在醉酒的狀態下會有恍然大悟的感受。我做這個戲,目的是讓每個觀眾能夠通過這個作品,看見內心沒有意識到的黑暗空間,更了解自己隱藏的內心世界,將被壓抑的情緒釋放出來?!?/span>

在這部作品中,陸帕真的踐行了“一部以電影作舞臺背景的戲劇” 之設想。舞臺上有三塊大屏幕,四臺投影儀。觀眾面對著的主屏幕有14米寬,7米高,投射出主人公從“莫”到“莫非”的人生。劇本中的“電影背景”,大多會投影到主屏幕上。投影儀同時啟用正投和背投,用來實現角色從屏幕中走出的畫面。

投影畫面既是背景,也是舞臺環境。如酗酒者說道:“應該讓他們互相都...都看得見,讓他們互...互相都能觸...觸摸得到!應該讓他們不受那些格子的限制,應該把所...所有的墻都拆掉!”背景上所有的墻瞬時消失不見,屏幕升起,角色便置于真實的戲劇表演環境中。影像與舞臺無縫對接,王學兵在虛幻與現實中穿行,亦真亦幻。

克里斯蒂安·陸帕:“進入劇場就像是去到一座島嶼,島嶼是與世隔絕的世界,在那里我們可以進行一種實驗,就像探險小說中的那樣。劇場,是一個封閉的空間,而演員是放大鏡,可以讓我們看見平時看不到的自我內心世界。劇場的意義不是分享,而在于改變,產生新的角度、新的思考。

劇情簡介

劇目改編自史鐵生作品《關于一部以電影作舞臺背景的戲劇之設想》,舞臺背景是電影熒屏,演員是舞臺上一個白日夢游的醉鬼。故事和人間真相都由這個喝醉了的抑或真正意義上比我們更清醒的醉鬼來說出。

借助酒力,他可以回到過去:看見自己誕生于父母虛偽的婚姻;和童年純真的自己說話,警告那個還沒有長大的欲望,別做出丟人的事;觸摸到已經離婚出走的前妻的手……

真情一旦流露,無聲的哄笑會從屏幕里下來淹沒你;別試著走進燦爛的陽光下花的海洋,黑暗會突然降臨舞臺;魂靈的視角在屏幕上清晰可信;醉鬼的獨語有幻覺,有夢想,更有駭俗驚世的真理。

借助酒力,他還可以走進未來:這個醉鬼,早就知道,自己的結局是死了七天才被人發現。

原著作者

史鐵生(1951年1月4日—2010年12月31日),北京人。當代著名作家。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7年畢業于清華大學附屬中學,1969年去延安一帶插隊。因雙腿癱瘓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來又患腎病并發展到尿毒癥,靠著每周3次透析維持生命。后歷任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副主席。自稱職業是生病,業余在寫作。2010年12月31日凌晨3時46分因突發腦溢血逝世,享年59歲。

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務虛筆記》、《我的丁一之旅》,短篇小說集《命若琴弦》,散文《我與地壇》、《記憶與印象》、《病隙碎筆》等。其創作于1980年代的小說《我的遙遠的清乎灣》,已經成為當代文學史上的名篇,2009年,該作品與《命若琴弦》、《老屋小記》等史鐵生的20余篇中短篇小說佳作一同結集出版,全面反映了作者的創作成就和思想及藝術風格。

導演簡介

克里斯蒂安·陸帕

1943年出生于波蘭,經歷物理、美術、電影與戲劇等不同領域的學習與訓練,以獨特的作品風格,被譽為“歐陸戲劇界的巨人”。在波蘭戲劇史上,陸帕承接康托、格洛托夫斯基,下傳瓦里科夫斯基的樞紐地位,被波蘭劇場界奉為國寶。

長期導演俄語及德語系劇作或小說,并多次制作長時間劇場作品,譬如《馬耳他》(連演三晚)、《卡拉馬佐夫弟兄》、《素描》(七個小時)。近期受歡迎的作品,分別是以波普藝術家安迪·沃霍爾、電影明星瑪麗蓮·夢露為主題的《銀色工廠》、《假面·瑪麗蓮》等。

1983年起回到母??死品驊騽W院任教,多位波蘭新銳導演都是他的弟子。身兼導演、舞臺設計、音樂設計與編劇于一身的陸帕,2009年榮獲歐洲劇場大獎桂冠,實至名歸;歷年得獎人包括哈羅德·品特、彼得·布魯克、阿里亞娜·穆努什金、皮娜·鮑什、彼得·施坦因、海納·穆勒等。

2001年獲奧地利十字功勛獎章,2002年獲法國文化部藝術及文學騎士勛章,獲頒斯文納斯基獎,獲頒席勒獎。

克里斯蒂安·陸帕導演戲劇作品

《酗酒者莫非》

2022年3月4日 18:00

2022年3月5日 14:00

哈爾濱大劇院 · 歌劇廳
国产精品美女久久久网站,欧美日本无码日本无砖专区,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亚洲国产美国国产综合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