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演出動態PERFORMANCE INFORMATION

“ 唐宋名篇音樂朗誦 ” 是一個另類——鄭小瑛


鄭小瑛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位交響樂女指揮家,愛樂女樂團的音樂總監和創辦人之一,廈門愛樂樂團藝術總監兼首席指揮,中國音樂家協會常務理事,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原主任,中央歌劇院樂隊原首席指揮。


鄭小瑛拿著指揮棒站上《但愿人長久——中國唐宋名篇音樂朗誦會》的指揮臺,近二十年的時間一“揮”而過。如今,92歲的鄭小瑛依舊矍鑠地站在這方指揮臺上,正是她對朗誦會的熱愛與尊重。“在這個日漸浮躁的社會,唐宋名篇朗誦會的意義不僅是給觀眾視覺和聽覺上的愉悅,更是引導觀眾們安靜下來,體會古典文化的美麗,學會思考,不要畏懼寂寞,慢下來,靜下來,這樣才會擁有清醒的頭腦?!?/span>


“唐宋名篇音樂朗誦”是一個另類


鄭小瑛

驅動文化傳媒出品的《中國唐宋名篇音樂朗誦會》自1999年春節在北京首演,至今已歷二十余載,演出近百場,在我國多位杰出語言大師和音樂家的熱情參與下,足跡已遍布祖國大江南北,經久不衰,多年來一直倍受觀眾喜愛。


唐宋詩詞是我國文學史上最富有生命力的瑰寶。在當代社會物質文明高速發展的時代背景下,“唐宋名篇”這一融合文學、朗誦、音樂為一體的藝術精品愈發散發出其獨有的魅力。


把音樂跟古典詩詞結合到一起,這個創意很了不得!這可以說是創造了一個新的藝術品種,因為它的音樂不是一般有點動靜的背景音樂,而是融入到了這首詩詞之中,所以我說它是“詩中有樂,樂里有詩!”詩詞詮釋了音樂,讓音樂具象化了,而音樂又升華了詩詞的語境,強化了詩詞的戲劇性!


由于節目策劃人錢程邀請了多位作曲家參與這個工程,因而這場音樂會的風格也是繽紛多彩,各有千秋的。你會欣賞到三種不同的體裁:有詩詞朗誦與配樂,有詩詞獨唱,還有詩詞合唱;這些豐富的形式也給古典詩詞注入了新的活力,給觀眾們帶來了嶄新的藝術享受。


詩詞朗誦與配樂


比如:當時還很年輕的著名作曲家葉小綱為李白《將進酒》譜寫的音樂,由定音鼓一陣狂野的敲擊轉入興奮而執著的心跳;接著,音樂像一陣清風掠過,你才聽見了那醉漢的心聲: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這時,洶涌澎拜的黃河,好像就在你眼前!然后,一段由竹笛和琵琶加鋼琴奏出的調性模糊的音樂,伴隨著暈暈乎乎的“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當朗誦到“將進酒,杯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作為呼應,樂隊響起了一段優美的旋律,最后“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詩人激動的情緒與樂隊龐大的熱流交織在一起,達到了整體的高潮!突然,一切安靜,又聽見了詩人再次肯定地,堅信的“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樂隊——倉!這里詩句與音樂之間巧妙的戲劇性配合是作曲家都設計好了的,而能否配合得恰到好處,就要看朗誦者和指揮之間的彼此理解和默契了!


我國著名民樂作曲家,指揮家顧冠仁為白居易“琵琶行”朗誦的譜曲,古樸抒情,也是絲絲入扣地配合著詩句的內容和感情的起伏:比如觀眾會先聽到優雅的琵琶聲,才與詩人一起“忽聞水上琵琶聲—”,先聽到了琵琶激動的彈奏,詩人才點撥似地念道“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音樂逐漸平靜、噎息,長時間死一樣的沉默—配合著“此時無聲勝有聲”!接著緩慢優雅的音樂輕輕伴隨著琵琶女對自己生平的傾訴, 直到“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音樂才熱烈地奏響,這強烈的音流大大加強了詩人與琵琶女共同命運的呼喚!最后琵琶與小提琴清淡而意境深遠的二重奏,更是催人淚下地伴隨了“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泵總€段落,甚至每個句讀,經過音樂與朗誦的貼切配合,大大增強了這篇敘事詩感人的抒情性。


詩詞獨唱


青年作曲家劉長遠為男中音獨唱與合唱寫的張孝祥的《過洞庭》,又是另外一個風格;低音弦樂在穩定而淡然的節奏里輕輕撥弄,伴隨著一曲優雅的笛聲,好像詩人在平靜的洞庭湖上,“扁舟一葉”,“表里俱澄澈”的坦蕩胸懷;這曲是由我國著名的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演唱的,他渾厚的音色,時而低聲吟唱,時而慷慨高歌、大聲朗誦,伴以輕輕的合唱,感人至深。


我國著名作曲家趙季平為吳文英的《唐多令 · 何處合成愁》的譜曲,被我國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迪里拜爾演唱得動人心弦。這首樸素卻暖心的旋律完全不是花腔女高音可以炫技的曲目,然而它由竹笛,磬鈴、豎琴和弦樂輕輕鋪墊成的背景,讓歌者自然地投入到那個“愁”字的意境中去,它也已成為歌唱家心愛的一首保留曲目了。


詩詞合唱


我國老一輩音樂家青主為蘇軾的《念奴嬌 · 赤壁懷古》譜曲,由著名女作曲家瞿希賢改編成了大合唱;早已是一首我國優秀的合唱經典了。那恢弘雄偉的氣魄,深沉如夢的音調,極好地刻畫了詞人對古代英雄人物的無限懷念敬仰,和對自己坎坷人生的嘆息,最后無比感慨“人生如夢”后,昂然一聲:還是痛飲一杯吧!


著名作曲家莫凡為白居易的《長恨歌》的譜曲也是大家非常喜愛的,它極好地配合了這首長詩的戲劇性。比如一開始抒情的音樂伴隨著“緩歌漫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緊張的琵琶和打擊樂預示了“漁陽鼙鼓動地來,”凄涼的琵琶獨奏伴隨著“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以及用板鼓孤獨的擊打和豎琴的刮弦,描繪了帝王返宮后見到“梨園弟子白發新,椒房阿監青娥老?!钡睦渎渚跋?;“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在豎琴,鋼片琴叮叮咚咚的伴奏下,我們也進入了蓬萊仙境,最后“在天愿做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帶來了與管弦樂交織在一起的傾訴愛情的最高潮!


這個有些另類的音樂形式,首先是給每演一次都要臨時組織一個相應樂隊的主辦方帶來了不少麻煩。由于10來部作品出自10來位不同作曲家的筆下,并沒有事先約定的樂隊編制規范,于是樂隊有大有小,加入管弦樂隊的民族樂器也是五花八門,表演的難度還相當大,因此每到一個城市演出都要物色到足夠優秀的樂手,還得有足夠的排練時間,這就給組織者增添了不少成本和困難!


對于音樂指揮來說,也是一個新的課題,因為朗誦者的速度會因人應時而異,并不像歌劇和協奏曲的演員那樣,他們的表演,都在樂譜的要求和指揮的掌控之中,于是我不得不把所有的詩詞按照大致出現的方位抄寫在我的總譜上;當朗誦進行時,我必須用“第三只眼”緊盯著詩詞,帶著龐大的樂隊有表情地,時快時慢地伴隨著朗誦,或者在演員偶爾發生漏詞或不尋常的險情時,快速調整我的速度,救他一把,才能保證這個綜合性藝術表演的完美!這也是觀眾看不到的,對指揮的敏感度和掌控樂隊能力的另一種挑戰!


因此,每一次看起來“天衣無縫”的配合,既體現了朗誦者在盡情投入表演的同時,還必須理解音樂是在襯托他,因而他必須要記住一些與音樂呼應的節骨眼,而音樂家們也會隨著演員情緒的起伏跌宕,積極領會和巧妙融入;在陶醉了觀眾的同時,表演者們也獲得了成功藝術合作的滿足。


出于對這個音樂會的喜愛,我曾在20多個城市指揮演出了這套音樂會近50場,每一次合作對我都是一次機會難得的,對我國古典文學的反復學習和體驗,以及對各位語言大師藝術造詣的零距離享受!


我愛“唐宋名篇”,也愛堅持這個巨大工程的,臺前臺后的每一位參與者,相信它將成為一部傳世的經典!


///


驅動文明·傳播感動

ID:Propel Media

国产精品美女久久久网站,欧美日本无码日本无砖专区,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亚洲国产美国国产综合一区二区